服务中心
电话:0719-5660000
传真:0719-5661555
监督电话:0719-5669999
邮箱:
旅游指南
上下十八盘
  世界虽然只有一个,但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世界。这个自己的世界又是非常固执的,大到对整个人生的观照,小至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似乎都有自己的疆界。如果两个自我的世界隔得远远的,倒能湖海相忘,平安无事。要是浅浅地相碰了,比如只在切线上,则或许会发出美丽的火花。而如果再进一步碰撞呢,便不难看出来,就要彼此擦伤了。也就是说,在愈是靠近的人们之间,在相互依存的同时,其抵牾就愈厉害。
  自我的扩张,受到外在的人、事、物的抵触,这就是烦恼;外在的人、事、物的运动也会影响自我,这也是烦恼;自我的领地里也会发生运动破坏了已有的平衡,像我们常说的重塑自我,这同样是烦恼。
  如果我们换一个思维方向,就可以看到一条明显的解脱之路:如果我们收缩我们的领地,直至等于零,是不是一切烦恼都不存在了?先行者告诉我们:当你收缩领地等于零时,你还是你,你并没有消失,你就等于整个宇宙,宇宙就是你,两者无二无别,你一瞬间亲证了宇宙的真相——啊,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在你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之前难免要经历世间的一切顺逆境界,这就是上下十八盘的隐喻。
 
  从复真观出发,到武当山下一个宫观紫霄宫之间的一段山路峰回路转、曲折绵延,中间有剑河水拦腰斩断。剑河上游,在隐蔽的群山密林之中有一个非常重要但鲜为人知的景点——玉虚岩。很多人并不知道这段路是有名字的,它的名字叫做上下十八盘。这一段路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我们不能不作一些介绍。
  人生痛苦的根源是心灵的迷茫。而心灵的迷茫就在于自己未能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之所以不能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又在于自己未能发现并树立正确的世界观。
  我们每个人都是有世界观的,无论你是否意识到,你的一切作为都是受世界观的影响。有不同的世界观就有不同的境界。所以,世界虽然只有一个,但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世界。这个自己的世界又是非常固执的,包括自己的愿望,利害,情感,乃至癖好等等。大到对整个人生的观照,小至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似乎都有自己的疆界。这或许就是我们的“自我”吧,每个自我就像一个封闭体,如果在平面上说是一个封闭曲线。封闭体或者封闭曲线之内是自我的领地,而之外是自我要开拓的领域。而宇宙人生(包括物质和精神)是一个无限大的范围。这里的内外是由我们的世界观产生的,是人为的。这种内外的区分就产生这样的效果:这个人的一切作为不由自主地是去扩大这个自我的领地,这种扩张是包括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的,物质上以占有为方法,精神上以认知为手段。
  如果两个自我的世界隔得远远的,倒能湖海相忘,平安无事。要是浅浅地相碰了,比如只在切线上,则或许会发出美丽的火花。而如果再进一步碰撞呢,便不难看出来,就要彼此擦伤了。也就是说,在愈是靠近的人们之间,在相互依存的同时,其抵牾就愈厉害。自我的扩张,受到外在的人、事、物的抵触,这就是烦恼;外在的人、事、物的运动也会影响自我,这也是烦恼;自我的领地里也会发生运动破坏了已有的平衡,像我们常说的重塑自我,这同样是烦恼。可以想象,自我的领地越大,烦恼就越多。我们似乎没有必要举例子,因为一个正常人,只要结合自己的人生稍微想一想就一定会认同这种说法。
  这样看来,烦恼似乎是铁定地跟着我们,没有办法解脱了。事实则不然,如果我们换一个思维方向,就可以看到一条明显的解脱之路:如果我们收缩我们的领地,直至等于零,是不是一切烦恼都不存在了?这条道路的存在太明显了,所以不由得你不承认,问题是真的走得通吗?事实上,把这一条路走到底的人很多,过去有,现在有,未来也必定有。很多人还把一路风光记录了下来,我们的传统文化里不乏这样的记述。这些伟大的先行者还告诉我们:当你收缩领地等于零时,你还是你,你并没有消失,这时候也可以说是量变发生了质变,你就等于整个宇宙,宇宙就是你,两者无二无别,你一瞬间亲证了宇宙的真相,也是真正地见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啊,原来是这么回事!你有过这么一个瞬间,就是开悟。
  怎么回事?告诉你就是缘起性空。我们打个浅显的比喻,以梦比喻我们现在的生活,以醒来比喻开悟:人在做梦时,悲欢离合,种种景象,要想在梦中摆脱,无论你怎么挣扎,也只能是梦中套梦,绝无了期,一旦梦醒,原来不是解决得了解决不了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没有问题。开悟正是这样的情形。也正因为如此,前人把人生比作一场梦,名之曰:人生如梦。虽然只有了了四个字,然而要真正悟透,有人需要一生,有人一生也难以明了。
  人生如梦,常常被人们视为消极;也有一些修行人因为没有真正悟透,在行事上,恰恰佐证了这种看法。实际上,人生如梦不仅仅说人生像梦一样空幻,同时也是说人生像梦一样的实际。你做梦的时候,不是也往往察觉不到自己是在梦里?那么人生也一样,虽则比梦更长久,似乎也更坚实一些,到头来也还是要醒过来的。你若执着于实在,等一阵的操劳之后,是非成败都转头空了,不就是徒劳而已?你若执着于空幻,在这个现实的物质的世界上,你又依何为生呢?
  你如果在做梦的时候,便能明白自己是在做梦,那会怎样?梦中若你得到一笔财富,想来也便不会入迷地欣喜;反过来,梦里你失去了既得的利益,算来就不会过分地伤悲。这一切不就是既实在,又空幻吗?你尽管还在梦里,也就会从丛容容地向前去,不必去期盼或留恋梦境,梦境也会自然地展开来,然后又自然地消隐去。
  现时的生活,也就和梦里一样,应该是醒梦一如的,既不能不在梦里,也不能陷落在梦里。你清明的内心如如不动,对身边的一切也就了了分明。既没有过去的缠绕,也没有未来的焦虑,当下的一切,眼前的一切,又才会明明白白地、清清楚楚地浮现出来;没有过去一切来扭曲它,也没有未来一切来文饰它,你又才能实实际际地生活在当下的这一刻里,实事求是地把日子过下去。
  开悟之后还有什么事情呢?还以梦做比喻,不是说你一下子醒了嘛,可是这梦就是我们的生活,就是说你还要生活,那么,你在生活中就要经历各种境界,有顺境,有逆境,你会如何面对?换句话说:你是不是能时时知道这是在做梦?你开悟了,你醒了,就是你建立了正确的世界观,这是和你以前的世界观不同的,以后你就以你新的世界观来指导你的生活,可是,老的世界观太熟悉了,事情临头,不自觉地会依旧的世界观行事,如果某个时候你又回到正确的世界观上来,你就会改变你的身语意的行为,这个过程就叫做修行——修正自己的行为。但是,你一下子还不能时时记得你是在做梦,这就需要时时面对各种境界的时候,你来练习,慢慢地你逐渐地不会忘记了。古人就叫这个过程为熟的变生,生的变熟。
  改变习惯并不容易,习惯包含惯性,会推着我们继续去做熟悉的事情。一个人要脱离种种已经接受的习惯,是需要非常大的努力。然而,内在完成的第一步总是跟脱离习惯不可分的。若要破除不良的习惯,以产生良好的情绪之前,我们首先,必须改变思考的习惯,因为,一个人心中想什么,他就是什么。要学习着摆脱习惯性的思想束缚,跳出某些环境下所形成的思想樊笼。假如你遭到不幸,不要只从你的行为中去寻找原因,而是要从造成这种行为的思想当中去寻找。同样的,若有某种外在事情让你悲苦,不要从别人的行为中去寻找原因,应该从引起那种行为的动力中去寻找。
  这样,我们便不难看出来,这种练习,最终是要在生活里,在万事万物中厉事炼心。所以,修道并不象我们一直认为的那样,要出家才行。一个人是否要出家,当依其自身的因果而定。我们的修行不是为了消解我们的自我吗?那么我们就要明白,这个“自我”是从哪里来的。只有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才能让它回到哪里去。这样想的时候,我们便不难看出来,这个“自我”正是从万事万物之中来的,是在与万事万物的参照和比较之中产生出来的。所以,我们如果要去掉这个“自我”的话,唯一的办法,便是把它归回到一切人、事、物中去。这就是我们熟悉的,把一滴水回归到大海之中去,把有限投入到无限之中去。将自己奉献给众生,和万事万物融合在一起。我们不是都知道,心底无私天地宽?那么更进一层,再严格一些,心底无我的时候呢?
  这样的心境的时候,你便不论去哪里都可以,不论做什么都可以。你已经从必然走向了自由,便不论在哪里和做什么都能够不逾矩。你不会特别地挑选什么,或者格外地厌弃什么,不管做什么,你都能好好地做下去。原来你是要挑选一条道路,那你就只有一条道路;现在你不拘泥于哪一条道路,就无往而不是道路。这就是无为,然后无不为,无为岂在有为之外?离开有为又焉能无为?所以这无为其实就在有为之中,就像我们一直说的那样,我们好比是一粒种子,不管落在什么地方,便都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上下十八盘就是比喻生活道路上的各种各样复杂变化的顺逆境界,当你面对境界一时忘掉了这是梦境的时候,就需要剑河水来让你清醒!剑河水的剑就表示慧剑,它有斩除烦恼的功用,它的上游修建玉虚岩来表示智慧的来源。“岩”就是“眼”,是关键,玉虚岩就是提醒我们关键不要忘了“玉虚”的道理。
  事实上,玉虚岩是道人隐居静修的一个悬崖山洞,它也提醒我们如要能时时提起慧剑,“修身养性静坐法”是源,你开悟了,你见到了真相,你不是还没有时时处处契合真相?它有助你时时不忘;你还没有开悟,它帮助你早日开悟。当然,你开不开悟都是要经历世间的一切的,这就是上下十八盘的隐喻。不过你没有开悟,这些境界,无论是顺境或者是逆境就成为磨难、苦难;如果你开悟了,一切的境界就成为你的磨刀石、助道因缘,一切的磨难、苦难当下就化为了清凉圣水——雨露、甘露。
  当然,我们以上所说都是第二义,从根本上说,既然是梦,那么你开悟了知道是梦它是梦,你没有开悟你不知道是梦它也同样是梦。一切都是清净的,本来无话可说。
  但是尽管这么说,还是有区别的。正是你没有明白,你才有无穷的问题,被一切烦恼所烦恼,不能解脱;你开悟了,你也就再也不会被烦恼骚扰了——你成为一个无事的人,而只有你是一个无事的人,你才有更大的能力去帮助别人,他还没有开悟嘛。
  顺便提一下,现在十八盘上剑河桥到玉虚岩的山谷,豢养了很多猴子,营造成了一个武当山新景点——猕猴谷。依进化论来说,猴子就不能仅仅被理解成狭隘意义上的猴子。那么,在十八盘中间有一个猕(迷)猴谷不是更有深意吗?天地的运化真有意思。
  对于上下十八盘,我们就简单地谈这么多吧,如详细地说来,那是永远也说不尽的,这里是仙山圣地啊!这里我们总结如下:
  窥见不难行路难,路遥亲历十八盘。
  悟后真修取净观,剑河水连玉虚岩。
    相关文章
    [点击关闭]
    网站建设:湖北省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管委会 
    Copyright © 2008 湖北省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管委会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深圳鼎游
    地址:湖北省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 电话: E-mail:
    网站经营许可证:鄂B2-20080015 网站ICP:鄂ICP备08002276号 法律顾问:湖北天颐律师事务所 鲁巨慈 律师 仲裁员